在YC培訓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成功入圍YC 2015年冬季訓練營后,我們除了得到YC 12萬美元的融資之外,還有團隊一行六人三個月在灣區受訓的機會,這也是大部分初創公司衝著YC去的理由。這三個月準確來說是YC孵化一間初創公司的全過程,雖然YC被稱為「孵化器/加速器」,但我覺得它更像是一所創業大學。

不提供辦公室的孵化器

與大部分孵化器不同,YC在其官網上明確指出:不會為初創公司提供辦公空間。這讓我們六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一時間轉變不過來—香港的地租是出了名的貴,這也是令不少年輕人在創業面前卻步的最主要原因。在香港數碼港的孵化計劃里,「免租辦公室」一直是最能吸引初創公司申請的福利。

在硅谷,情況完全不同,初創公司不需要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工作空間,他們並不太在意在哪裡寫代碼。不少成功的科技公司,例如微軟、谷歌和蘋果都是從車庫裡誕生的。來到硅谷之後,我發現不少創業者利用房車作為「移動辦公室」,更有甚者,三兩個創始人聚在咖啡館或餐館寫代碼、討論發展大計。入鄉隨俗,我們在Airbnb上租了一間在灣區外圍,價格比較合理的house作為生活和工作兩用扎據點。我們的鄰居都是當地的創業者和YC的同學們。 (more…)

Advertisements

YC面試:10萬賭10分鐘,你試嗎?

去年10月底的一個夜晚,我收到YC的面試通知。意料之外,我們成為了3%的幸運兒。顧不得那時是凌晨幾點,我抄起電話通知TeamNote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幾分鐘的興奮過後,我在電話里沉默了,然後問拍檔:「我們要不要去硅谷?」

YC在郵件里明確寫道,希望所有聯合創始人都能參加面試。其實在申請的時候我們就考慮過這個問題,若能夠進入面試,我們三人必定是共同進退。但是,當時TeamNote才正式上線半年多,如果決定去硅谷,就意味着三位聯合創始人要把改bug的時間分配給面試準備。更現實的一點是,我們算過「三人行」的機票和食宿開銷,雖然YC會提供小部分的補貼,但我們還是得在這趟旅程花費大約10萬港幣 。 用10萬來換10分鐘的面試, 我們要賭一把嗎? (more…)

矽谷啟示錄(八):矽谷創業的真正意義

在Y Combinator磨劍三個月,就為了最後的畢業路演日(Demo Day)向來自全世界的不同企業展示TeamNote。而這兩分半鐘的展示,是經過千錘百鍊出來的。

作為CEO,我在路演日扮演展示成果的角色,所以在前期的準備工作相對輕鬆。每天的生活就是不停地與當地不同的Startup分享經驗,吸收改進產品的靈感;每個禮拜也會帶領其餘五位隊友和YC的導師會面,商討產品和公司的發展方向。而負責技術的幾位隊友每天都要埋頭苦幹,日以繼夜地寫Code,改進產品。

眼見其他隊友這麼勞碌,為了不讓他們分心,專心做好產品。我在矽谷不只是CEO,還化身成為眾隊友的「Chief Cooking Officer」(主廚),日間見完創業家後,晚上就專門為隊友們服務,煮飯洗碗「一腳踢」。 (more…)

矽谷啟示錄(七):創業要吸「回頭客」

很多同行常為如何擴大用戶基礎(Users Base)、提升產品的下載量而煩惱。然而,Y Combinator告訴我們:

不要考慮擴大規模 , 直到你找到100個對產品滿意的用戶。
Don’t think about scale up until you find 100 happy customers.

這句話聽起來有些反常規,因為大部分人的思維模式是:

如果App一出街即刻就有1000萬下載量,一定會很型。

(more…)

矽谷啟示錄(三):與成功創業家同行

在矽谷到處都洋溢著濃厚的分享氛圍,這與地球這一邊現象很不同。

Y Combinator (YC) 常常鼓勵我們要多與成功的創業家交流,很可能亦只因我們的那句老話: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在香港或亞洲,創業初哥要和成功的創業家交流幾近是天方夜談。第一,行業翹楚未必有空與素未謀面的初哥分享經驗;第二,初哥也怕在交流中被偷橋。

然而,在矽谷創業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創業公司遍地開花,就如759一樣普遍。

(more…)

矽谷啟示錄(一):闖矽谷需要盲公竹

去年收到美國著名初創企業「加速器」Y Combinator的投資後,TeamNote一行6人獲得在矽谷受訓4個月的機會。

雖然我並不是第一次來美國,但今次是第一次在矽谷生活一段時間受訓,並要帶領著同事前往,十幾隻眼睛「睇你頭」的感覺,都有像雷雷霆兵救的湯漢斯,要帶領一小隊人去完成任務。

相片來源:作者提供

為了前往打點,我與另一名同事於年底先行到達矽谷,首要解決住屋問題。矽谷近年起飛,匯集全球最猛人才,租金亦急劇上升,相對加洲一般價錢已差幾倍,較2000年科網未爆破前更升多倍!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