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真的很搏

(Photo Credit: iStock)

對創業人而言,「生存下來」是最基本需求,但若想安逸度日定會被浪潮掩蓋。因此創業之後,我每日都以「搏殺」的心態面對一切。

AppTask成功取得香港交易所、貿易發展局、香港迪士尼樂園、尼爾森、渣打銀行(中國)等大企業做忠實客戶之後,我便開始想辦法讓TeamNote衝出亞洲,向手執科技牛耳的美國矽谷出發。

香港一向著重發展金融地產,雖然科技產業近年來得到政府的重視,但對於本地投資者而言,「揼水」入Startup是不太「醒目」的選擇。

(more…)

Advertisements

創業真的很勇(下)

(Photo Credit: WTIA)

踏出創業第一步,已耗盡不少創業「新丁」的勇氣。但創業者眾,成功者寡,能否堅持到底,才是真正考驗人的。

即使是現時身價有119 億美元的電動車製造商Tesla的 CEO Elon Musk,在初創業時也體驗過每日只用1美元的「苦行僧」生活。

他在最近一篇訪問裡說,這樣做的目的是想試驗自己是否不需要高額的薪酬也能維持生存。捱過數月後,他得出的結論是,縱使創業之路不暢順,每月賺30美元養活自己應該也不是問題。因為人最大的困難無非是生活。

他的故事令我想到剛開始創業的自己,那時的我在創業路上跌跌撞撞。2010年,我同時創辦了兩間公司,一間是AppTask,另一間是維修工程公司。 (more…)

創業真的很勇(上)

(Photo Credit: WTIA)

當朋友知道我「訓身」投入Startup時,都笑我「傻仔」,但我知道,這不是「傻」,這是「勇」。

對很多人來說,創業最大的挑戰是跳出「Comfort Zone」。像我這樣在JobsDB這種大公司打工的人,大部份工作都交由下屬處理,每日返工只需計劃放工的娛樂或是坐在office內看8份報紙,就有高薪厚職。

要踏出創業第一步,放棄安穩無憂的生活,很多人都過不了這一關。而我性格好挑戰,我想通過創業來瞭解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到幾高。 (more…)

Startup「燒錢」燒不出未來

年末回顧,今年各大媒體上關於初創企業的報道總與「錢」脫不開關係。

年頭,大量熱錢湧入,Startup在一年甚至數月內完成3至4輪融資已不是「新聞」。但諷刺的是,10月過後,初創公司「倒閉潮」湧現,包括不少在一年之間融了數千萬美金的公司。

在這串「死亡名單」之中,內地O2O(離綫商務模式)公司佔了大半。而行業同質化嚴重以及「燒錢」無度成其主要「死因」。近年O2O大受創業者及投資者歡迎,從Call車、叫外賣到上門洗車、醫療,在內地遍地開花。然而,引導用戶從綫下轉移到綫上消費不易,O2O公司在融資後都會將資金用於補助用戶,幫助其轉變消費方式。

當O2O過度火熱時,所有創業者都聚集在同一市場,同類競爭之下引發的低價戰,導致創業者揮霍無度,幾輪融資在短短幾月內便已「燒」光。用戶皆為利往,O2O公司「燒」完錢後,用戶又回歸綫下。留不住用戶自然無法達成向投資者保證的目標,只好關門大吉。

這些案例可看作目前整個創業生態的縮影——創業者對產品方向和融資目的尚未明朗,我認為香港的初創企業應引以為鑑。在開發產品前,創業者應明確產品的市場需求,切忌為迎合投資人口味而創造「偽需求」。

融資不代表成功,其目的是讓企業有足夠資源達至下一個里程碑。「燒錢」應該用於教育用戶而不是與對手爭佔市場。畢竟所有產品到發展後期較量的是細緻化經營,吸引到用戶為產品「埋單」才是持續發展之本。反而「燒錢」卻燒不出未來。


刊登於香港經濟日報 hket.com@2015.12.23,文章標題為「Startup現倒閉潮 『燒錢』無未來」

在YC培訓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成功入圍YC 2015年冬季訓練營后,我們除了得到YC 12萬美元的融資之外,還有團隊一行六人三個月在灣區受訓的機會,這也是大部分初創公司衝著YC去的理由。這三個月準確來說是YC孵化一間初創公司的全過程,雖然YC被稱為「孵化器/加速器」,但我覺得它更像是一所創業大學。

不提供辦公室的孵化器

與大部分孵化器不同,YC在其官網上明確指出:不會為初創公司提供辦公空間。這讓我們六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一時間轉變不過來—香港的地租是出了名的貴,這也是令不少年輕人在創業面前卻步的最主要原因。在香港數碼港的孵化計劃里,「免租辦公室」一直是最能吸引初創公司申請的福利。

在硅谷,情況完全不同,初創公司不需要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工作空間,他們並不太在意在哪裡寫代碼。不少成功的科技公司,例如微軟、谷歌和蘋果都是從車庫裡誕生的。來到硅谷之後,我發現不少創業者利用房車作為「移動辦公室」,更有甚者,三兩個創始人聚在咖啡館或餐館寫代碼、討論發展大計。入鄉隨俗,我們在Airbnb上租了一間在灣區外圍,價格比較合理的house作為生活和工作兩用扎據點。我們的鄰居都是當地的創業者和YC的同學們。 (more…)

YC面試:10萬賭10分鐘,你試嗎?

去年10月底的一個夜晚,我收到YC的面試通知。意料之外,我們成為了3%的幸運兒。顧不得那時是凌晨幾點,我抄起電話通知TeamNote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幾分鐘的興奮過後,我在電話里沉默了,然後問拍檔:「我們要不要去硅谷?」

YC在郵件里明確寫道,希望所有聯合創始人都能參加面試。其實在申請的時候我們就考慮過這個問題,若能夠進入面試,我們三人必定是共同進退。但是,當時TeamNote才正式上線半年多,如果決定去硅谷,就意味着三位聯合創始人要把改bug的時間分配給面試準備。更現實的一點是,我們算過「三人行」的機票和食宿開銷,雖然YC會提供小部分的補貼,但我們還是得在這趟旅程花費大約10萬港幣 。 用10萬來換10分鐘的面試, 我們要賭一把嗎? (more…)

矽谷啟示錄(八):矽谷創業的真正意義

在Y Combinator磨劍三個月,就為了最後的畢業路演日(Demo Day)向來自全世界的不同企業展示TeamNote。而這兩分半鐘的展示,是經過千錘百鍊出來的。

作為CEO,我在路演日扮演展示成果的角色,所以在前期的準備工作相對輕鬆。每天的生活就是不停地與當地不同的Startup分享經驗,吸收改進產品的靈感;每個禮拜也會帶領其餘五位隊友和YC的導師會面,商討產品和公司的發展方向。而負責技術的幾位隊友每天都要埋頭苦幹,日以繼夜地寫Code,改進產品。

眼見其他隊友這麼勞碌,為了不讓他們分心,專心做好產品。我在矽谷不只是CEO,還化身成為眾隊友的「Chief Cooking Officer」(主廚),日間見完創業家後,晚上就專門為隊友們服務,煮飯洗碗「一腳踢」。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