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面試:10萬賭10分鐘,你試嗎?

去年10月底的一個夜晚,我收到YC的面試通知。意料之外,我們成為了3%的幸運兒。顧不得那時是凌晨幾點,我抄起電話通知TeamNote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幾分鐘的興奮過後,我在電話里沉默了,然後問拍檔:「我們要不要去硅谷?」

YC在郵件里明確寫道,希望所有聯合創始人都能參加面試。其實在申請的時候我們就考慮過這個問題,若能夠進入面試,我們三人必定是共同進退。但是,當時TeamNote才正式上線半年多,如果決定去硅谷,就意味着三位聯合創始人要把改bug的時間分配給面試準備。更現實的一點是,我們算過「三人行」的機票和食宿開銷,雖然YC會提供小部分的補貼,但我們還是得在這趟旅程花費大約10萬港幣 。 用10萬來換10分鐘的面試, 我們要賭一把嗎?

誤打誤撞的申請之路

和許多從成立之初就立志進入YC的同行不一樣,在提交申請時,我們並沒有刻意地準備,也沒有抱任何希望。申請YC之前,TeamNote的母公司AppTask獲得了 Red Herring 100 Global 獎項,身為CEO的我要前往洛杉磯領獎。 既然要去美國, 我想讓行程更豐富點:找機會和當地的投資者和創業家交流。恰好正值美國幾家孵化器開放申請之時,我和兩位拍檔就決定同時申請了包括YC在內的三家孵化器, 希望藉此與硅谷的大佬們切磋。

YC的申請表是出了名的繁冗,讓你在填寫的過程中隨時有關掉瀏覽器的衝動。在填申請表前,我並沒有看過攻略,只記住Paul Graham在早期的一篇專欄里說過:「要想在申請階段脫穎而出,必須做到簡潔明了。」申請表裡不乏開放式的提問, 諸如「你覺得最近一兩年,哪家創業公司或者產品會出現危機?問題出在哪裡?」、「你創造了哪些很酷的東西?」…… 我就遇到了一個蠻有意思的問題:「你目前最大的成就是什麼?」我沒有在常青藤留學的背景, 相比其他剛從大學畢業的申請者,最值得誇耀的成就就是比他們多了一個「父親」的身份。所以,我不假思索地在答案欄里填上:「我有一對兒女。」

後來,我了解到不少申請者都會在這種問題上適當「炫技」,或是絞盡腦汁猜YC想要的答案。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我覺得沒必要過分從投資人的先進行一遍「自我審查」。畢竟「我的成就」是由我自己來定義,YC想看到的是一個真誠的申請者,而不是為迎合和吸睛而刻意「創造」出來的一個人。

決定賭一把,我們比其他人多賺了10分鐘

收到面試通知后,我最大的顧慮是,此前沒有任何香港的初創企業通過正式甄選成功進入YC,0.6%的錄取率,我們能做到嗎?正當我猶豫之際,其中一位拍檔對我說:「Roy,你喜歡踢足球,如果現在有機會讓你帶領一支球隊出戰世界盃,但明知出線機會渺茫,你還會去嗎?同樣道理,能夠進入YC面試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無論結果如何,我們能夠一起去硅谷和孵化器的鼻祖交流,已是值回票價。」是的,這和我創業的初衷一樣,既然有機會衝出香港,沒理由不去闖一闖。

之後的日子,我們和其他申請者無異,每天都不斷準備模擬問題, 三人輪流充當面試官,進行模擬面試。我們也看了不少YC校友寫的攻略,知道之前有家公司為了吸引YC面試官的注意,創始人在面試時穿了件印着「I LOVE YC」的T-shirt。受他們的啟發,我們在自己的T-shirt上下了點功夫。當然,沒有他們這麼肉麻。

面試在上午11點,我們準時進入房間,屋子裡是4位比我們年輕的創業家–reddit的兩位聯合創始人Alexis Ohania和Kat Manalac ,Justin.TV的創始人Justin Kan以及Posterous的聯合創始人Gary Tan。和我們之前看過的攻略相似,十分鐘的面試比想象的要短,面試官輪番發問,偶爾會打斷我們的回答。我知道,這是提醒我們要回答得更簡練的信號。每到這個時候,我就盡量用一句話來回答每個問題,這樣會顯得對自己的產品足夠熟悉並有信心。

面試結束后,YC的秘書告訴我們,下午4點還要再進行一輪面試,這似乎是之前沒試過的。接到通知后,我們一點也沒感到緊張反而表現得相當興奮,我們比別人多賺了十分鐘,多見一組面試官!第二輪面試我們見到了「教母」Jessica Livingston,Wufoo的聯合創始人Kevin Hal和TalkBin的創始人Qasar Younis。Jessica果真如她自己所說的那樣,面試時很沉默,更多的是在一旁觀察。又一輪「旋風」面試后,我們都筋疲力竭,心想這「史無前例」的兩輪面試經驗已足夠成為我們之後數月的談資了,索性忘掉一切,縱情「買買買」。當晚7點,我接到 Justin打來的恭喜電話。

我們做到了,我們是那0.6%,我對兩位拍檔說。

YC投資的是人,而不是idea

之後在YC培訓的三個月里,我們經常聽到YC的合伙人強調他們投資的是人, 也親眼見證好幾組同學在Demo Day展示的產品和他們原先的idea完全不一樣。相對於初創公司的產品,YC對創始人更感興趣。Jessica也曾在專欄里說過,他們希望「Work with good people」, 這個 「good」的定義不僅是「smart」(聰明的),更是「trustworthy」(可信的)。

如果你也想申請YC,在完善產品的同時,不妨也試着告訴他們你會是值得信任的夥伴。

原文發表於 36Kr: http://36kr.com/p/5035528.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