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產品開發週期,你需要了解的4件事

創業者都明白,開發產品就是不斷地「Plan-do-check-act」。這四個「指定動作」應用在最簡化可行產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簡稱MVP)身上一般問題不大。但對於每個想「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的創業者來說,MVP肯定不是終極目標。在MVP試過水而又反應不俗之後,創業者都希望將其打造成完全成形的產品。

在這種情況下,產品開發週期通常要持續數月甚至一年的時間。對於Road Map(產品路徑)比較長的團隊而言,產品的每個功能是否會被真正開發出來仍是未知數。如果將戰線拖得太長,恐怕你的團隊會對長達數月的Brainstorm興趣一般。更壞的情況是,大部分決策通常都由創辦人拍板,產品的功能到底能否被真正開發出來是一個完全不透明甚至是混亂的過程。

對於這種情況, Y Combinator的合夥人之一Michael Seibel此前曾發文介紹了6個關於開發產品的建議。在這篇文章中,我想將這幾個建議和自己在創業過程中的相關經驗稍加總結。希望對創業者在加速完成產品和加強團隊合作方面有所幫助。 (more…)

勒索軟件肆虐 交「贖金」難保斷尾

日前應邀出席CyberSecurity Alliance成立儀式,不少講者都提到近年肆虐全球的勒索軟件(Ransomeware),這種新型病毒嚴重可摧毀一盤生意。

單在2015年,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就收到2,500份相關投訴,受害者包括個人、企業,甚至警察局、醫院。香港亦有不少學校中招。

(more…)

企業微信發佈後,你需要知道什麼?

日前,微信(WeChat)在iOS、Android、Mac、Windows四個平台同時推出其企業版本,正式宣告進入企業流動(mobile enterprise)應用市場。

除了沿用微信的聊天功能之外,企業微信加入公費電話並集成騰訊(Tencent)旗下的企業郵箱。另外,企業微信還結合了打咭、公告、請假和報銷等OA功能。值得一提的是,該應用對外免費。

雖然企業微信已正式開放讓用戶登記及使用,但其門檻對於大陸以外的公司還是頗高。要登記使用企業微信,你首先要有中國商業登記證明或是已登記的「微信企業號」(當然登記企業號亦需要較為繁複的驗證步驟)。
(more…)

「門外漢」能否入行IT?

近年去學校講Talk、在網媒做Ask Me Anything,被問得最多的一條問題就是:「我不是讀CS、EE,但想從事IT行業,應該怎麼入行?」每每遇到這個問題,我的大腦便會「叮」一聲:「老友,你問對人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雖然我大學畢業至今都是從事IT行業,但其實我是讀機械工程出身。

(more…)

創業真的很搏

(Photo Credit: iStock)

對創業人而言,「生存下來」是最基本需求,但若想安逸度日定會被浪潮掩蓋。因此創業之後,我每日都以「搏殺」的心態面對一切。

AppTask成功取得香港交易所、貿易發展局、香港迪士尼樂園、尼爾森、渣打銀行(中國)等大企業做忠實客戶之後,我便開始想辦法讓TeamNote衝出亞洲,向手執科技牛耳的美國矽谷出發。

香港一向著重發展金融地產,雖然科技產業近年來得到政府的重視,但對於本地投資者而言,「揼水」入Startup是不太「醒目」的選擇。

(more…)

創業真的很勇(下)

(Photo Credit: WTIA)

踏出創業第一步,已耗盡不少創業「新丁」的勇氣。但創業者眾,成功者寡,能否堅持到底,才是真正考驗人的。

即使是現時身價有119 億美元的電動車製造商Tesla的 CEO Elon Musk,在初創業時也體驗過每日只用1美元的「苦行僧」生活。

他在最近一篇訪問裡說,這樣做的目的是想試驗自己是否不需要高額的薪酬也能維持生存。捱過數月後,他得出的結論是,縱使創業之路不暢順,每月賺30美元養活自己應該也不是問題。因為人最大的困難無非是生活。

他的故事令我想到剛開始創業的自己,那時的我在創業路上跌跌撞撞。2010年,我同時創辦了兩間公司,一間是AppTask,另一間是維修工程公司。 (more…)

創業真的很勇(上)

(Photo Credit: WTIA)

當朋友知道我「訓身」投入Startup時,都笑我「傻仔」,但我知道,這不是「傻」,這是「勇」。

對很多人來說,創業最大的挑戰是跳出「Comfort Zone」。像我這樣在JobsDB這種大公司打工的人,大部份工作都交由下屬處理,每日返工只需計劃放工的娛樂或是坐在office內看8份報紙,就有高薪厚職。

要踏出創業第一步,放棄安穩無憂的生活,很多人都過不了這一關。而我性格好挑戰,我想通過創業來瞭解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到幾高。 (more…)

Startup「燒錢」燒不出未來

年末回顧,今年各大媒體上關於初創企業的報道總與「錢」脫不開關係。

年頭,大量熱錢湧入,Startup在一年甚至數月內完成3至4輪融資已不是「新聞」。但諷刺的是,10月過後,初創公司「倒閉潮」湧現,包括不少在一年之間融了數千萬美金的公司。

在這串「死亡名單」之中,內地O2O(離綫商務模式)公司佔了大半。而行業同質化嚴重以及「燒錢」無度成其主要「死因」。近年O2O大受創業者及投資者歡迎,從Call車、叫外賣到上門洗車、醫療,在內地遍地開花。然而,引導用戶從綫下轉移到綫上消費不易,O2O公司在融資後都會將資金用於補助用戶,幫助其轉變消費方式。

當O2O過度火熱時,所有創業者都聚集在同一市場,同類競爭之下引發的低價戰,導致創業者揮霍無度,幾輪融資在短短幾月內便已「燒」光。用戶皆為利往,O2O公司「燒」完錢後,用戶又回歸綫下。留不住用戶自然無法達成向投資者保證的目標,只好關門大吉。

這些案例可看作目前整個創業生態的縮影——創業者對產品方向和融資目的尚未明朗,我認為香港的初創企業應引以為鑑。在開發產品前,創業者應明確產品的市場需求,切忌為迎合投資人口味而創造「偽需求」。

融資不代表成功,其目的是讓企業有足夠資源達至下一個里程碑。「燒錢」應該用於教育用戶而不是與對手爭佔市場。畢竟所有產品到發展後期較量的是細緻化經營,吸引到用戶為產品「埋單」才是持續發展之本。反而「燒錢」卻燒不出未來。


刊登於香港經濟日報 hket.com@2015.12.23,文章標題為「Startup現倒閉潮 『燒錢』無未來」

在YC培訓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成功入圍YC 2015年冬季訓練營后,我們除了得到YC 12萬美元的融資之外,還有團隊一行六人三個月在灣區受訓的機會,這也是大部分初創公司衝著YC去的理由。這三個月準確來說是YC孵化一間初創公司的全過程,雖然YC被稱為「孵化器/加速器」,但我覺得它更像是一所創業大學。

不提供辦公室的孵化器

與大部分孵化器不同,YC在其官網上明確指出:不會為初創公司提供辦公空間。這讓我們六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一時間轉變不過來—香港的地租是出了名的貴,這也是令不少年輕人在創業面前卻步的最主要原因。在香港數碼港的孵化計劃里,「免租辦公室」一直是最能吸引初創公司申請的福利。

在硅谷,情況完全不同,初創公司不需要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工作空間,他們並不太在意在哪裡寫代碼。不少成功的科技公司,例如微軟、谷歌和蘋果都是從車庫裡誕生的。來到硅谷之後,我發現不少創業者利用房車作為「移動辦公室」,更有甚者,三兩個創始人聚在咖啡館或餐館寫代碼、討論發展大計。入鄉隨俗,我們在Airbnb上租了一間在灣區外圍,價格比較合理的house作為生活和工作兩用扎據點。我們的鄰居都是當地的創業者和YC的同學們。 (more…)